<%@ page contentType="text/html; charset=gb2312"%> 用户退出社交网站:既占用时间又浪费精力 - 世界媒体实验室(media.icxo.com):传媒产业|媒体数据|经营管理|影视广告|图书音像
首页 | 电子报纸 | 资讯一键通 | 网络研究 | 主持人库 | 传媒博客 | 媒体社区
 
在世界媒体实验室上投放广告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世界媒体实验室 > 市场观察 > 市场观察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退出社交网站:既占用时间又浪费精力
2009-04-13 09:57 来源:新快报

 

媒体市场观察:

 KTV因拒付版权费被告 权利人和使用者共赢时代来临
 揭: 新媒体市场繁荣背后的隐忧
 腾讯CEO马化腾首次承认网络广告在缩减
 文化分族群时代来临信号: 电视K歌栏目
 两会让新媒体市场旋风洗牌 大而全模式遭抛弃

  网络社区在全球不同国家流行,用户间分享彼此的最新动态、照片和心情,有人玩得不亦乐乎,有人欲罢不能,争扎着试图摆脱。以下三个真实案例就是戒瘾者的独白。

  退出Facebook,我才有时间写这篇报道

  叙述者《新闻周刊》记者斯蒂夫·图特

  Facebook今年5岁了。我是个迟到的Facebook 用户。一年前,47岁的我注册了Facebook 账户,开始尝试使用这个年轻人习以为常的网络工具。当我告诉16岁的女儿格蕾丝说我注册了Facebook时,她哭着请求我不要使用这个工具。但当她发现我是认真想要加入Facebook 时,她要求我保证不在Facebook 上加她为好友。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同意了。上周,她终于如释重负,因为我戒掉了Facebook。

  迷恋Facebook 的一年里,每天上班我坐在电脑前,脑中不断思考着如何修改Facebook 主页上的“涂鸦墙”(用简短的语句向好友讲述你现在正在做或想的事情),或在不同虚拟群组间游荡,浏览好友的主页,看他们上传的照片等。

  在Facebook 上完全没有私人空间可言。进入Facebook 等于同意接收一大堆垃圾邮件——好友越多,收到的垃圾邮件越多。Facebook变得很空洞,成了互联网上一个孤独的地方。这里充斥着令人心烦的噪音,每个人都是废话连篇,而你不得不接收这些噪音。

  终于有一天,我醒觉了。“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决定和Facebook 上的157名好友告别,其中的75人是我在街上碰到也认不出对方的陌生人。再见了,好玩的各种组件;再见了,“我不管穿着Crocs有多舒服,它丑死了”群组中的1332359名成员;再见了,汤姆,不是和我一起工作的汤姆,而是Facebook上的汤姆。

  亲爱的前Facebook 好友们,我会想念你们提及家中厨房里的每道美味菜肴;我会想念海滩日出和城市街上雪景的每张照片;我会想念你们在Facebook 上的每个名字,想念你们记录到国外旅游的每个片段。

  当然,如果我没退出Face-book,我也不可能写这篇关于Facebook的报道,因为我根本没有时间。回想过去一年浪费在Facebook上的时间,想想这些时间本来可以完成多少工作,赚不少钱,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诸如帮助本地动物保护机构,或为无家可归者提供食物,这确实让我感到非常沮丧。

  我对于那个存在于虚拟世界的群组非常着迷,甚至将Facebook 组件安装在黑莓手机上,这样就能第一时间知道哪些小孩将我加为好友。我是那么着迷,以致疏忽了身边真实的好友。

  我将回到现实生活中的“Facebook”——当地的酒吧,和久违的朋友聚一聚。Facebook中的“涂鸦墙”同样可以放到现实生活中来,比如和朋友聊聊角落的醉汉或探讨林肯的胡须造型等。所以,再见了,Facebook。然后,最棒的酒吧,我来了。如果你想加我为好友,给我买杯啤酒吧。

  Twitter 让我与现实脱节

  叙述者《时代》周刊记者雷夫·格洛斯曼Twitter是博客和即时通信的结合体。用户可以通过Twitter将140个字符以内的信息通过互联网或手机短信发送到世界各地,与家人、朋友和“跟随者”分享自己当前所做的一切,包括吃什么、看到什么或者有什么感受等等。“跟随者”指的是在Twitter上登记接收特定人士最新资讯的用户群。

  Twitter 于2006年推出,取得很大成功。去年,Twitter 的社区扩大了900%,使用人数增加到500多万人。有风险投资家为Twitter 融资3500万美元。多个名人的Twitter 爆红,包括布兰妮这样的现实明星,也有史努比等动画明星和多名国会成员。

  我也一度沉迷于Twitter,“跟随”一名我喜欢的著名作家。她在Twitter上谈她的宠物狗、她做的晚餐和她的朋友们,有时也会谈到Twitter 本身,我很喜欢这些内容。收到这些信息,我感到她仿佛就在我眼前,像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我。这种欢乐使我暂时忘记对她身份的猜疑。

  不过,我对著名作家的生活越感兴趣,对自己的生活就越缺乏兴趣。我对她的宠物狗、晚饭和朋友的关注甚至高于自己的一切。我的全副精力都放在她的Twitter信息上。我与现实中的自己脱节,沉迷Twitter给了我逃离现实辛苦工作的借口。

  可能有些人可以很好地控制Twitter,但我做不到,所以我不得不戒除自己的“Twitter 瘾”。现在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上Twitter,不会总想着作家今天吃什么早餐。但我开始为她担忧,她该如何摆脱Twitter呢?她是否会继续Twitter 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呢?如果我可以给她发信息,我会告诉她:请记住,没有Twitter,生活依然值得继续。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用户退出社交网站:既占用时间又浪费精力”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媒体实验室”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媒体实验室”,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东方卫视成全国首家ISO9001认
 KTV因拒付版权费被告 权利人和使
 揭: 新媒体市场繁荣背后的隐忧
 腾讯CEO马化腾首次承认网络广告在
 文化分族群时代来临信号: 电视K歌
 两会让新媒体市场旋风洗牌 大而全模
栏目导航
更多精彩,请访问世界媒体实验室(media.icxo.com)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