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ge contentType="text/html; charset=gb2312"%> 用“自救”推动文化传承(图) - 世界媒体实验室(media.icxo.com):传媒产业|媒体数据|经营管理|影视广告|图书音像
首页 | 电子报纸 | 资讯一键通 | 网络研究 | 主持人库 | 传媒博客 | 媒体社区
 
在世界媒体实验室上投放广告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世界媒体实验室 > 传媒人 > 总编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自救”推动文化传承(图)
2008-03-20 10:03  作者:高颖

 hspace=0

              图片说明:张大春

     10月1日,《认得几个字》一书在台湾正式发行,它记录的是一位父亲每天给自己的两个孩子讲述的一个字或一个词背后的故事。10月5日,以推广现代京剧为主题的《水浒108》在台北首演。前者的撰文和后者的剧本都出自同一人之手——张大春。在如今中华传统文化日渐式微的台湾,他仍然执著于传承中华文化,“我想以自己的力量准确地影响到那些有需要的人”。文化传承,不只是台湾,也是大陆目前面临的难题。台湾和大陆在文化传承方面有哪些异同?如何走出中华文化传承的困境?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张大春讲述了他自己的实践与感受。

  上世纪80年代后,台湾走上了一条急功近利的道路

  环球时报:有人说,台湾在保存中华文化传统上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您对此怎么看?

  张大春:这个要分不同的阶段。从长的历史来看。1998年,我发表过一篇学术文章《看不见的文革》。这篇文章讲的是,从两蒋到李登辉整体性的“文化革命”。这个“文化革命”指的不是武斗,而是悄悄或公开地运用种种高压、利诱等手段削减文化内容,使削减过的文化内容能为政治服务。

  从具体的历史阶段来看,二战之后,台湾的婴儿潮一代大概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那时的台湾相对稳定,自然很好地保存和发扬了中国的文化传统。但这样的局面没能持续太久,1973年开始的石油危机,使台湾这个没有任何资源、只有一个脆弱的经济结构和不堪一击的国际储金的地区,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在这次危机之后,台湾人更积极建立一种比较现实主义的生活。大多数人渴望较长久地拥有财富,这个欲望远远大于对文化的渴求。因此,在那次危机之后,“向钱看”的台湾人所占的比例明显增多了。

  我们有一句话,这句话可以作为上世纪70到80年代之间台湾整体发展的一句名言:“台湾钱,淹脚目”。大家都很得意地这样讲,文化界也有人会反省说,太功利了,令人忧心啊。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可以说,上世纪80年代以后,台湾就走上了一条急功近利的道路。

  环球时报:在刚刚过去的中秋节,台湾人过得也很商业化吗?

  张大春:华人的文化很有特点,它绝对不自外于全球性的商业大潮。华人会想尽办法在所有的商业活动里,埋伏一点跟文化底蕴有关的东西。一般人认为,中秋节越来越商业化了,倒过来看,在这个过程中,它不仅仅是买商品来送人,它毕竟还是中国人一个伴手有礼的习俗。所以,不管是商业化,还是非商业化,尤其是越商业化,保留文化的手段就越积极,我反而觉得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教育就是说故事

  环球时报:在传统文化的教育上,台湾是一种怎样的情况?

  张大春:我从我们这一代特别忧心忡忡的家长身上,看到了某些希望。过去这些年是台湾出现最多读书会组织的一个时代。全台湾有上万个读书会,全是街坊邻里在完全没有号召的情况下自发形成的谈话团体,主要参加者是些四五十岁的妇女。我参加过几次她们的讨论,多半都是十几、二十来个人,互相讨论读了什么书。她们读的书多半是软性、励志,没有情色和暴力的。像于丹来台湾,最迷她的就是这群人。

  环球时报:您了解大陆的传统文化教育吗?张大春:我有亲戚在大陆念书。我的感受是,一方面,个人教育的文化内容差异很大,台湾也是如此。有些家庭重视文化教育内容,父母就会提供非常丰富的信息,甚至有很好的教法。另一方面,整体看来,教育的信息量绝对不比我们受教育的那个时候充分,就是上世纪50年代左右,不管是台湾还是大陆。原因非常简单。一个气球,这边捏扁了,另一边就鼓起来了;那边捏扁了,这边就鼓起来了。因为人的时间很有限,汉字比全世界其它任何文字都要难得多。我们上一代可以花一辈子的时间皓首穷经,专一于同一个文化载体和同一种内容的文化信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小孩什么都要学。大家都可以感受到各种符号信息对汉语学习的干扰。

  环球时报:这能用来解释台湾和大陆青少年语言水平的下降吗?

  张大春:这一点上,台湾和大陆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而台湾,简直可以说是坏透了,因为台湾有一个特别的背景,那就是去中国化,搞得大家都去中国了。

  环球时报:我们怎么才能改变这种局面呢?

  张大春:我努力在做一件事。10月1日,我有一本书在台湾出版——《认得几个字》。内容就是每一天讲一个字或一个词。我有两个孩子:8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这两个孩子从4岁开始,我就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不只是教他们写,有时甚至有非常深的内容。我不管他们懂不懂,就当故事一样讲,就是说书。

  我的书,有趣的不是我讲的内容,而是孩子们的反应。这两个孩子并不爱学,他们对文字的乱用、误用的趣味,使得这本书凸显了一般人的学习困难。我的这个专栏是在香港、马来西亚和台湾同时刊出的,3个地方的反应都一样,都在等着看两个孩子的反应,而不是学我讲的字。这说明,大家都在认字和学字上有非常大的困扰。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用“自救”推动文化传承(图)”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媒体实验室”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媒体实验室”,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艾未未:童话就是把生活状态极端化
 和讯网总编辑杨斌:财经网站的出路和
 李金星:我见证了电视购物十年发展
 毕昆:培养乘客阅读地铁报习惯
 英语周报席玉虎:人低调报要张狂
 马化腾:QQ创新来的生产力
栏目导航
更多精彩,请访问世界媒体实验室(media.icxo.com)首页